深夜,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。

冥冥中,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。

“臭小子,前有强敌,后有天罚,居然还能安心睡觉,连修练都忘了。”黑暗中,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,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,摇头轻叹道。

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,四五十岁模样,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,头束道髻,美髯足有一尺多长。

随着这道身影的出现,于帆右手手腕上的乾坤镯也散发出了一道独特的妖族道韵。

只见青光一闪,一袭青袍的大榕树王虚影从中投射而出,落在了中年道人身前。

“太微小子,你不是死了么,怎么?”

看到道人的身影,大榕树王难掩惊讶之色。

“嗯?小树,你唤吾什么?”中年道人似是早已料到大榕树王会出现,并不觉得惊讶。

他转过目光,眼底带着几分戏谑之色。

同时一抹无与伦比的威严气势从他身上散发而出,如同惊涛骇浪一般,对准大榕树王虚影冲刷而去。

“这!不可能!”

大榕树王大惊失色,惊叫起来,意念外放所化的虚影都差点被冲散。

在这一刻,他感受到的气势绝非九重赤明境修士所能带给他的!

那种压迫感和恐惧感,就算是当年摧毁他肉身的十六重天真仙境高手,也绝对无法释放!

“你……你不是太微!你是……元……”大榕树王瞪大了眼睛,失声惊呼。

但他的话还未说出,意念凝成的身影便被定格住了,无论嘴唇还是眼睛,都无法动弹半下。

太微道君的虚影淡淡哂笑,说道:“太微是吾传道历劫的化身,自然也是吾身的一部分。小树,你逗留人间万年,莫不是连眼界也降低了,怎么到现在都还看不出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榕树王说不出话,但他眼底的惊愕却足以证明他的心中有多么难以置信。

原来留守地球,不愿进入欲界的昆仑掌教太微道君,居然就是玉虚宫创始人元始天尊的化身!

“天……天尊老爷……”

大榕树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能动了,当即扑通一声跪倒下去,匍匐在地上,颤声道:“天尊老爷!小树被困在乾坤镯中上万年,无法脱身!修为进境越来越慢,恐怕耗尽寿元都无法熬到下一次天劫!恳请天尊老爷大发慈悲,放小树离开天地囚牢,带小树到天界去,小树一定不忘恩德,常侍左右!”

“起来吧。”

太微道君,或者说元始天尊的虚影微微抬手,将大榕树王扶了起来。

他抚须道:“大罗天正在经历一场无边量劫,便是不死金仙也有陨落的可能。你修为太低,此时带你去天界,无疑是在害你。”

“天尊老爷!小树绝非怕死之辈,只求能够离开乾坤镯这个囚笼!”大榕树王有些激动,苍老的眼睛里积蓄着泪水。

没有人能够体会他被困上万年的辛酸苦楚。

若非昆仑历代掌教能够进入乾坤镯,与他稍作交流,只怕他早就已经发疯了。

元始天尊闻言微微一叹,“当年将你种在乾坤镯,只是不想让门下弟子影响到你。不曾想天地格局变化太快,却是将你给遗落了。这一点,是本座亏欠你的。但……”

语气一转,天尊又道:“正如本座方才所言,此时大罗天步步凶险,是万不能让你在这个时候飞升的。正好,于帆这臭小子身上也在经历着不小的考验,有你在,自可助他安然无恙。”

大榕树王心中一动,“天尊老爷的意思是……要我继续留下来,辅佐于帆?”神色之中难掩落寞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他多半还是要继续被乾坤镯束缚着。

“莫急。”元始天尊压压手,解释道:“小树你修行不易,对吾玉虚门下忠心耿耿,万年来都不曾有过逾越之举。你既忠诚,本座自是不会亏待于你。稍后本座便会为你解开乾坤束缚,还你自由之躯。不过你还是要留下,尽量不让于帆知道你已重获自由的真相。”

大榕树王听得大喜。

能够重获自由,对他而言已经是天大的喜事,一时也顾不得要留在人间这个条件,喜道:“多谢天尊老爷慈悲!”说着再次跪拜下去。

元始天尊微微抬手,再次将他扶了起来,口中说道:“于帆此子,乃是此次大罗天无边量劫的关键人物。你侍奉在其身边,务必确保他的安全。等他修为突破,霞举飞升,你自然也能来到大罗天。”

“于帆竟和天界量劫有关?”大榕树王有些不敢相信。

他可是很清楚元始天尊座下有多少强者的。

不说南极仙翁,广成子等绝顶的存在,即便只是玉虚宫门外听道的记名弟子,一个个也都是最少十六重天真仙境之上的高手。

在如此众多的强者之中,于帆即便天赋再好,也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辈而已。

他如何能够左右量劫的发展?

要知道,量劫可是三界之中最恐怖的事情,一旦发生,就连元始天尊这样的混元天尊都有陨落的可能!

元始天尊并没有解释的意思,只是道:“于帆这小子远比你想象的要厉害得多,本座化身在人间逗留,等的便是他。如今他被一些外敌困扰,虽说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弱者,但若是因此损了他的亲友,恐会令他心境发生变化,难以维持圆满的先天道心。因此,本座要你时时刻刻守护在他身边,关键时刻,不必吝啬出手。”

“呃,这……”大榕树王有点疑惑,“若是这般,让他多经历一些考验不是更能提高他的意志么?”

“比起小小的磨砺效果,本座更看重的是他的身家性命和心境状态。”元始天尊对所谓的“磨砺”似乎不屑一顾,说道:“记住,于帆的安全是头等大事。必要的时候,你甚至可以出手将那外族神界整个推翻!于帆他身负重任,五百年内必须修成金仙之姿,否则难以背负大罗天的兴亡重担。”

“五百年,金仙……”大榕树王张了张嘴,一时哑口无言。

他修练了一万多年,如今也不过只是个初通法则的元仙而已。

金仙的境界,距离他还有整整3次天劫!

而于帆现在……距离金仙更是有着整整6场天劫磨砺的遥远差距!

五百年提高近乎二十重天的境界,这怎么可能?

“不必多想,大劫之子必有天助。这点问题,相信难不倒他。”元始天尊平淡的说道。

旋即他抬手掐了个手印,将一道玄之又玄的道韵打入于帆手腕上的乾坤镯之中。

顿时,大榕树王虚幻的身影摇晃了几下,渐渐变得凝实起来,再也看不出那是一个虚影,仿佛真的有个人站在那里一般。

“谢……谢天尊老爷!”

知道自己已经重获自由,大榕树王喜极而泣,第三次跪倒在地。

这回元始天尊没有扶起他,只是说道:“本座今夜所言,暂且不要让于帆知道,免得他分心。”

“是,小树必会守口如瓶!”

“对了,还有一事……”

元始天尊已打算离去,不过在这时候他又想起一件事,便说道:“这小子命中有四位红颜知己,也都是了不得的人物,将来或可登临大罗之境,成为一方天地的主宰。小树你除了保证于帆的安全之外,闲暇之余,也可指点指点她们,增添几分福缘。”

“是,天尊老爷。”大榕树王点头称喏。

旋即他又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可是天尊老爷,于帆身边不是只有三位女子么……那第四位,又是何人?”

他跟在于帆身边也有一段日子了,很清楚于帆身边都是些什么人。

毫无疑问,唐凌雪和韩清月都是于帆离不开的人,而那第三位,元始天尊也已点明了是飞霜。

可这第四位又是谁?

总不会是乾坤镯里被“洗脑”过的阿黛尔吧?

元始天尊笑了笑,脸上略有些怪异,回了句:“她早已出现,只不过尚未化形罢了。过不了几年,你便能见到她的人身形态,届时自会知晓她为何会成为于帆的第四位道侣。”

语罢,元始天尊的身影渐渐淡去,那份玄奇的道韵也缓缓消散。

“化形……人身……”

大榕树王喃喃道。

脑海中回放了一遍于帆身边的人和物,最终锁定在一只金色的夏蝉身上。

顿时表情变得古怪起来。

“这小子,竟连我妖族小辈也不放过……”

大榕树王腹诽了一句,摇摇头,一晃身,化作青光回到乾坤镯之中。

片刻后,又是一道青袍人身影凭空出现。

现如今,大榕树王已经恢复了自由之身。

凭他十三重天的修为,再加上大榕树妖的独特特性,轻而易举便可分化出上百个分身。

这道青袍人分身,便是他的一枝“主干”,实力大约在本体的三成左右,要比十一重天的修士强出不少。

如此修为,放眼人间自然是横行无敌的存在。

大榕树王分身瞧了瞧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人,摇头道:“危机意识真的有点差。罢了,既然天尊老爷都说可以插手,那前辈我就帮你省省心,将那些敌人摆平掉。你小子,只须安安心心修练,早日突破境界,去完成上苍赋予的重任就行。”

说着,大榕树王身影一闪,直接穿墙而出,凌空高飞而起,一口气便冲上了九霄云外,直飞到大气层外围才停下。

飘浮在重力微弱的高空,大榕树王苍老的脸上泛起一抹久违的笑意,俯瞰着底下那颗看似庞大,其实非常渺小的星球。

自语道:“这虚幻的人间,也该清洗一番了。”

然后释放神念,将整个地球笼罩在内,七十多亿的人类,和那些身具智慧,有望修练成精的生灵,都被他的神念看了个透彻。

“那边应该就是于帆所说的圣光教会总部了……”

少顷过后,大榕树王的目光锁定在地球另一端刚刚天黑的某座城市。

接着又看到一名躲在山腹之中疗伤的青年。

以及一位脸色苍白,在夜幕中向西飞行的蝠翼老者。

“血河剑宗的余孽和那个异化人……罢了,这两个还不值得我出手,留给于帆自己去应付吧。”

大榕树王自言自语道。

接着他身影一闪,从高空俯冲而下,宛若一颗璀璨的流星,朝着西方某座古老的城市坠落而去。

这一晚,有许许多多的人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幕。

一颗巨大的流星划破夜空,坠落在古老的城市之中。

在一道道白光的反扑之下,那流星没有丝毫停顿,准确无误的砸在了教会总部的圣光教堂之中。

强烈的地震感,大约持续了半分钟。

夜幕中,人们看到了火光弥漫半边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