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大丫先将被褥晒一晒,毕竟是睡过人的,先将细菌和味道散一散再说。

剩下的东西也都让季红英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后,再收进了仓库里。

现如今的日子过的都挺好的,各家各户基本上也都有这些东西,所以暂时来说也只能往仓库里堆放。

不过要不了多久,它们还是能发挥很大的用处的。

因为季红英和闫思文已经买下了一套小院,院子并不远,比温景天现在的房子稍微近点,也就是过条马路的工夫,大致走上5分钟就能到了。

不过这间院子并不大,大院子暂时没人卖,但要是让闫思文一家三口住的话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不过新院倒是买了,家具啥的却是还没买,主要还是夫妻俩没啥门路,想置办齐一套家具暂时可没啥办法,这不主意就打在了闫思蕊的身上了嘛。

按季红英的想法,她们付钱,让闫思蕊帮忙买一套。

可闫思蕊的家具又实在是贵,估计家里的一套家具加起来比她们现在的房子还要贵呢,季红英又有些舍不得,这合计吧,就想让闫思蕊给她弄套便宜点的。

这不,闫思蕊刚到家,就接连收到了家里人的事情,她有些一脸懵逼。

她就出去了两个多月,又不是两年多,咋房子都买了呀。

季红英解释到,“你们到时候结婚了,我们一大家子住在这儿不方便,而且乐乐结婚也还是要买房的,总不能在你的院子里结婚吧,那套房子离你这近,不是特别大,但我们都瞧过了,都觉得挺好的,两层楼,楼上楼下也方便,院子里单独还有一层小平房呢。”

“但你们搬走了,这么大的院子就我和景天还有娘仨个人住吗?闫乐结婚也等结婚的时候搬嘛,你们俩还是能住这的,大不了媳妇怀孕了再搬嘛。”

季红英认真的道,“不好,万一又是一个崔冰巧怎么办,还是嘚防着点儿,倒也不是我不信乐乐的眼光,可这些东西还是分清楚些比较好。”

闫思蕊这一刻是真从心底里感受到了季红英为她的精打细算,她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,是不是就连她自个的儿媳妇,也暂时排在了她的后面。

还真是。

季红英有三个儿子,闫刚吧,她早死了心,虽说不那件事就这样算了,可到底也只是算了,真计较起来,她还是打从心底里不太喜欢闫刚以及他的媳妇,想起来这俩人来,总感觉隔着一层。

闫明到现在还没结婚也没媳妇,她暂时也不存在喜欢不喜欢了,而且闫明以后大多会在汉市待着了,也操不了多少心。

最小的闫乐也一样,没有媳妇也就谈不喜欢喜不喜欢,但闫乐和她们都在京市,该考虑的就嘚考虑上。

闫思蕊又是从小和闫乐一块长大的,从小乖巧懂事,说真的,说是把闫思蕊当成小姑子,实在是自个的闺女没啥区别。

但真要算起年龄实则比闫乐还要小呢,可这么小的年龄,办起事来却比成年人还要可靠。

孩子们办事可靠,还不是大人们起不到作用孩子们才会这样,所以季红英怎么能不心疼闫思蕊呢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