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严平如果是一个讲究约定的诚信之人,也就不会有元宗被追杀,逃亡武安遇上王霄的事儿了。

虽然在王霄与赵穆的面前应下了对决之事,不过心中自然是转动着如何提前干掉元宗,或者使用手段的事儿。

这事情王霄能够感受的出来,不过他却是不在意。

元宗酒色财气都不沾,而且整天都待在乌家堡里面。想要冲入乌家堡算计他,这可比严平面对面的击杀元宗更加困难。

严平离去之后,王霄与赵穆继续喝酒。

赵穆此时是真心想要招揽王霄,至于干掉王霄的心思肯定是也有,不过那要等到大事可成之后。

之所以如此信任王霄,那是因为赵穆以自己身为大反派的直觉,能够察觉到王霄与自己是同一类人。

都是野心勃勃的家伙。

所以此时此刻,赵穆是在真心的拉拢王霄。

他也想要拉拢颇牧,可惜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。

“王都尉,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赢得大王的信任。”

几杯酒水下肚,赵穆的话也多了起来“现在你立下大功,大王的确是看重于你。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,与那乌家不可走的太近。”

王霄飒然一笑“一切都听巨鹿侯的。”

“哈哈哈哈~~~”

赵穆得意大笑“只要证实了你的忠诚,本侯自会向大王竭力推荐,包保你前途无限,建爵封侯亦非妄想。”

王霄端起酒杯示意“那就多谢巨鹿侯了。”

饮完酒水,赵穆笑呵呵的说“今晚的公事至此为止,接着便是享乐的时光了。”

赵穆再次敲响了一旁的铜钟,不大会的功夫就有两个漂亮的妹子走了过来。

看到这两个温顺如水的漂亮妹子,王霄的目光也是微微一亮。

漂亮的妹子他见的多了,深入交流过的也有不少。

之所以能让王霄眼前一亮,这是因为两个妹子居然是双胞胎。

妹子们的衣饰相同,也梳着同样高高耸起的发髻。更重要的是,两张俏丽的面容居然一模一样。

环佩声响之中,一对丽人齐齐行礼。

王霄虽然心中有着万千念头,不过面上却是不动声色。

虽然他瞧不起儒家,可孟子说的修身养性王霄却是很赞同。

所以他表面上依旧是风平浪静,甚至还给自己倒了杯酒水。

一旁仔细观察的赵穆,为王霄的心性感到赞叹。

能当美色之面而面不改色,果然是个做大事的人。

他没有看到的是,王霄在案几之下挪动了下衣摆,遮挡住了那宛若要直插云霄的男人火气。

两个妹子轻移莲步,走到王霄面向跪下行礼“越国女子田贞,田凤拜见王都尉。”

很明显,这姐妹俩就是赵穆所说的快乐时光了。

说到战国群雄,一般都是说七雄争霸。

可实际上这个时期除了七雄之外,还有一些国家存在。

像是越国,在越王无彊战败身死之后,他的儿子们纷纷各自立国。

之后就是闽越王与越东王,依旧是打着越国的旗号。一直坚持到了始皇帝一统天下,他们才祛除王号成为大秦的郡长,也就是著名的闽中郡。

此外还有卫国,他们甚至坚持到了被秦二世废除国号,这才算是彻底灭亡。

所以此时越国依旧存在,他们流通天下最坚挺的货币,除了越剑之外就是越女了。

不是每个越女都是阿青或者是施夷光的,她们最大的用处就是用来结交权贵。

甚至其中内情的王霄,不等赵穆开口就轻叹口气说“既然是巨鹿侯所赐,某自然不好推脱。”

他起身拉着姐妹俩的手起来,认真的说“巨鹿侯已然将你们赐予我,那就跟我走吧。”

“哎?”

赵穆愣神了,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。

苍天可鉴,他赵穆真不是这个意思。

虽然把这姐妹俩喊过来的确是想要犒劳王霄,但他真没想过要把这姐妹俩送给王霄。

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赵穆虽然是赵王的好碰友,可实际上他本人却是非常喜好美色。

他府中最为出彩的,就是这对姐妹了。怎么可能会轻易送出去。

可是现在王霄话都已经说出来了,若是他赵穆再出言说‘你误会了,我没想把她们送与你。’

那不仅仅是得罪了王霄的事情,等消息传出去之后,世人都会说他赵穆是个废物,为了美色连自己手下大将都瞧不起。

这么一来,除了混日子的之外,还有谁愿意来投效他?

手底下没有人,他还做个屁的大王。

所以此时此刻,哪怕心中mmp,赵穆也只能是硬着头皮笑着说“对啊,我把你们送给王都尉了。以后要好生服侍王都尉,知道了吗?”

姐妹俩顿时面露惊喜之色,齐齐向王霄行礼,口称家长。

等到王霄带着姐妹俩离去,闷闷不乐喝着闷酒的赵穆,突然之间一抬手拍在了脑壳上“mmp的,上当了!”

王霄带着田贞与田凤回到了乌家堡,乌廷芳对于她们姐妹俩的到来并没有抵触之心,因为这种事情在这时代实在是再寻常不过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